成鹫

成鹫(16371722),清朝初年广东肇庆鼎湖山庆云寺僧。又名光鹫,字迹删,号东樵山人。俗姓方,名觊恺,字麟趾,番禺(今属广东省)人。出身书香仕宦世家。年四十一,从本师西来离幻即石洞和尚披剃。继法于硕堂禅师,系憨山大师徒孙。与陶环、何绛等南明抗清志士为生死之交。与屈大均、梁佩兰唱酬,粤中士人多从教游。先后主持澳门普济寺、肇庆庆云寺、广州大通寺,终于大通。其为人豪放倜傥,诗文亦卓厉痛快,尽去雕饰,颇有似庄子处。沈德潜誉为诗僧第一。作品有《楞严直说》十卷、《鼎湖山志》八卷、《咸陟堂集》四十三卷、《金刚直说》一卷、《老子直说》二卷、《庄子内篇注》一卷等。

仙城寒食歌·绍武陵

清代:成鹫

亢龙宾天群龙战,潜龙跃出飞龙现。

白衣苍狗等浮云,处处从龙作宫殿。

东南半壁燕处堂,正统未亡垂一线。

百日朝廷沸似汤,十郡山河去如电。

高帝子孙隆准公,身殉社稷无牵恋。

粤秀峰头望帝魂,直与煤山相后先。

当时藁葬汉台东,三尺荒陵枕郊甸。

四坟角立不知名,云是诸王殉国彦。

左瞻右顾冢垒垒,万古一丘无贵贱。

年年风雨暗清明,陌上行人泪如溅。

寻思往事问重泉,笑折山花当九献。

怅望钟山春草深,谁人更与除坛墠!

拟补春夜宴桃李园诗 其二

明代:成鹫

群季追欢兴不孤,芳园娇鸟唤提壶。名花自种还同赏,家酝新篘不待沽。

素魄影边添蜡烛,绿茵深处布氍毹。可能后会频相觅,长愿高阳作酒徒。

题英鸡黎国所画园林图

明代:成鹫

尺幅云林幻也真,无端闻见一番新。丹青不是支那笔,花木还同震旦春。

弱水东流终到海,越裳南去即通津。年来颇有居夷愿,莫怪披图数问人。

与刘念兹

明代:成鹫

惺惺唤起主人公,万念消归一念中。月影不随波影散,钟声寻与鼓声通。

世知有我山还浅,静到无人市亦空。一路桃花带流水,刘郎何处不相逢。

冯作鹏归自桂林过宿话旧分赋得窗字

明代:成鹫

何时书剑别西江,竹院寻僧兴未降。得与旧游重款款,快闻新论一桩桩。

诗兼虫语吟幽砌,梦逐鸡声出破窗。明发不堪怅离别,重来应讶碧油幢。

留别亦庵

明代:成鹫

三年衰病借閒房,冷局无端作笑场。迟我别峰凭地主,还他华屋与空王。

蟪蛄聒耳山犹浅,鶗鴂伤心草不芳。多谢门前生耳树,重来应恐是迷阳。

移居梅园

明代:成鹫

明知熟境最难忘,借得园林当宝坊。长揖红尘归白社,暗移圆月入方塘。

鹿门旧识庞居士,兔径重游孟八郎。荆棘满园须护笋,老来高节看谁长。

移居示诸子

明代:成鹫

蛙声分部各开堂,自大何须不夜郎。顽石座边挥玉麈,古梅花下布绳床。

闭门已得偷閒计,入世真难买笑方。高挂钵盂待甘贽,休心还拟更休粮。